五月二十七 信笔涂鸦

时间: 2012-05-28 10:06:46

  逐日未得好好歇息,白衣的男子勒住嚼头,短暂地停了下来。露水在枪尖上渐渐凝重滴落,九月的贺兰山麓,清冷如水。

  星辰闪烁,正是酣睡的时候。他却不敢大意,宁静中,仿佛有紧绷的一根弦,一触即发。

  这份活虽然不难做,但需要留意的并非要追捕的犯人,而是潜伏着的其他赏金捕快。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。丰厚的奖赏之后,必然隐藏着人心堆出的腥臭血水。

  他低头看着得意的神戟,枪是好枪,奈何江湖风云诡谲,要是不能跟紧绝顶高手的步伐,只怕不久的将来,也只能将自己腥臭的尸体埋在这里。

  ——叱!

  前方传来一声清啸,不似往日那些提着笨拙砍刀的二流刀客。但在这清冷的黑夜,未免显得太过突兀——

  不怕暴露自己的位置?

  右前方十丈,却是另一番光景——

  弱冠的少年,青铜的枪头,瘦弱的劣马。瘦小的少年正提着与身材不相称的一杆长枪,对着木桩来回冲刺。

  他停在十步开外,敌友未分,何况不能排除这是某个诡异的诱饵。

  少年先看到了他,细密的汗珠随着湿漉漉的前额渗了出来,眼神清澈的他目光转了一圈,最终停在了白衣男子手中的枪上,惊喜莫名:

  “大侠,你也用枪吗?”

  他一愣,略微颔首,“我用枪。”

  “那你能否指点我一下枪术?”少年的声音里充满了欢喜,“师父对我说,用枪的人,枪的好坏并不重要,主要在于一种对枪的虔诚,只有真正忠于枪的人,才能达到传说中的‘无迹’的境界,我却总是不行。”

  白衣男子沉默了一下,缓缓开口,“你的师父可有说过,这最高的境界是如何?”

  少年改换了一种虔诚的语气,“无迹的境界,可以杀人于无形,在死人的伤口上,会以一枪出现2个伤口,瞬间将攻击翻倍,这是再好的兵器都无法达到的神的效果。”

  他再度沉默,良久,他面对少年,“你,使给我看。”

  少年闻声,改换了一副庄重的神情,长枪在手中划过一道半弧,左手前移,右手挪至枪尾六寸——那是最易发力的地方,眼神犀利如剑,拍马,冲刺!

  极烈之枪·碧月飞星!

  尘土飞扬,木桩晃动了一下,轰然倒地。

  他欣喜的转向白衣男子,“你看,我从八岁开始练枪,我的每次冲刺,都有2道伤口,我问师父我能不能上战场,他却总是不让我去参军。可是我明明已经掌握了最厉害的招数了啊。你能不能帮我看看,我到底是哪里不够强?”

  他的表情看不出喜怒,仿佛陷入了某种往事尘封的记忆。但倏忽就回过神来。

  “你,看好。”

  自己多久未曾这样虔诚肃穆地对待这样的枪了?

  看着自己手上暗芒涌动的长枪,他忽然这样想。

  那少年如何会明白,这裂魂戟的可怖,他只是看见了一个同样用枪的人,打马来到他的身边,来切磋枪术。

  却为何在那一瞬间,听了那少年的话,觉得不配用这枪的是自己呢?

  他缓缓调整内息,闭上眼睛。

  在少年的眼里,世界似乎发生了微妙的变化。

  随着那男子的举手投足,这世界仿佛笼罩在一层月色里,时间仿佛静止了,这世间万物,仿佛凝结成一个一个的圆。露珠之圆,月之圆,大地之圆,大大小小的圆仿佛一轮轮皎洁的玉盘,又仿佛漫天飘扬的泡沫,亦真亦幻。

《剑侠世界》全面颠覆 为上班族而生!
《剑侠世界》官方网站:http://jxsj.xoyo.com
《剑侠世界》官方论坛:https://jxsj2.bbs.xoyo.com/
扫码关注“剑侠世界端游”
了解新鲜资讯,获取更多福利

玩家文选